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中心

上栗县办出生证明

农林牧渔行业:中国白羽肉鸡产业发展大会召开

 上栗县办出生证明,直接联系{电话╆微.信}【150-6136-3144】★【Q:6185-4553】【不.限.地.区.全.国.顺.丰】【质.优.快.速】【信.誉.保.证】热诚为你服务。,农林牧渔行业:中国白羽肉鸡产业发展大会召开



  原标题

恩智浦正式成为中国数字音频广播技术与产业推进工作组首批外企成员

中国上海,2017年6月20日讯——恩智浦半导体(纳斯达克代码:NXPI,以下简称“恩智浦”)今日宣布正式加入中国数字音频广播技术与产业推进工作组(以下简称“CDR工作组”或“工作组”),成为工作组首批外资企业成员。恩智浦将向工作组提供数字音频广播领域相关技术研发、标准制定、应用推广与国际合作等全方位支持。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广播科学研究院院长邹峰、恩智浦大中华区汽车事业部技术总监吕浩共同出席了在北京举行的签约仪式。

CDR工作组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广播科学研究院发起,于2016年3月成立,宗旨为充分整合数字广播产业链内各方面资源,协同创新,推动我国数字音频广播产业的健康有序发展。工作组现有成员单位覆盖了数字广播产业链中编码、复用、发射、接收等各个环节的核心企业。作为全球领先的车载信息系统半导体解决方案提供商,恩智浦在欧美汽车音频及数字广播领域拥有丰富经验,其加入将有助于提升本土数字音频广播领域的研发和制造水平,并促进数字广播产品在汽车市场的推广应用。同时,恩智浦还将协助工作组搭建国内外技术交流平台,进1步促进成员间的国际化交流及合作,支持中国数字音频广播本土产业的发展。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广播科学研究院院长,CDR工作组理事长邹峰先生表示:“广播数字化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大趋势,当前中国数字音频广播产业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促进数字音频广播的普及及应用已经被列为2017年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7个工作方向之1。同时整个CDR产业链也逐渐成熟,CDR工作组欢迎国内外有实力的厂家加入,共同推动中国数字音频广播的发展。恩智浦是汽车电子和数字广播领域的全球领导者,拥有高度可扩展的完整数字广播解决方案。作为首批外企成员之1,恩智浦的加入将有利于拓宽CDR工作组的国际视野,开拓新兴的汽车数字广播市场,从而帮助提高国内数字广播的应用和普及,为终端消费者提供更加便利、极致的数字广播使用体验。”

恩智浦大中华区汽车事业部技术总监吕浩表示:“我们非常高兴加入中国数字音频广播技术与产业推进工作组,将恩智浦全球领先的数字音频广播设计和产业化经验带入中国。市场数据显示,各种制式的数字音频广播目前已经在全球超过40多个国家和地区上线,用户数量超过5亿。我们将通过与CDR工作组的深入交流与合作,共享我们的技术成果和前瞻性观点,并提供定制化的先进技术和解决方案,推动国内数字广播领域的技术交流与相关标准制定,拓宽数字广播相关产品在汽车领域的应用,支持我国数字音频广播产业的健康有序发展。”

在“互联网+”的大背景下,传统广播产业正在从模拟向数字化升级,从单向传播向双向交互广播转变,最终改善听众的收听体验。据艾瑞咨询调研数据显示,超过60%的传统广播用户有意向车载移动音频迁移。数字音频广播系统除了能够提供传统的、高质量的音频服务之外,还可以发挥数字系统的自身优势,提供各种相关的数据业务服务,例如新闻播报、天气预报、交通路况信息发布和城市基础信息服务等。CDR工作组致力于充分整合及协调数字广播产业链内产业资源和社会资源,加强数字音频广播领域的基础研究和产业开发之间的有机衔接,促进数字广播标准、技术、服务和产业链相关产品在国内及国际的推广应用。

父亲带子回乡感受农村 他却偷偷徒步20公里回城

  偷偷回城的12岁牛牛在派出所被父亲(右上)接走

对于牛牛父子来说,乡下老家已然成为1座属于他们的“围城”——父亲想带牛牛“进去”,但牛牛却想“出来”……

城1代

1年3次带孩子回乡感受农村

城2代

徒步20公里偷偷回城想打王者荣耀

蚊子太多、洗澡要用盆冲、没有游乐场、没有WiFi、不能打王者荣耀……仅仅在乡下爷爷奶奶家待了5小时,12岁遂宁男孩牛牛就决定瞒着父母徒步回城。下午4点出发,独自走了20公里后,牛牛在距遂宁城区仅4公里的1个镇上被派出所民警“拦截”。

6月19日,牛牛在遂宁城区的家中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徒步20公里回城,是因为很想打“王者荣耀”,而且真的不想待在乡下。牛牛的父亲乔先生则表示,带娃娃回老家本意是想增强与亲人的关系,让孩子接触自然,但城市化的牛牛“已经回不去了”。

对于牛牛父子来说,乡下老家已然成为1座属于他们的“围城”——父亲想带牛牛“进去”,但牛牛却想“出来”……

事件

回到乡下老家当天 儿就不见了?

儿徒步20公里回城 被警察“拦截”

6月6日上午,乔先生和妻子收拾好行装,准备带儿子牛牛回距离遂宁城区20多公里的河沙镇农村老家。虽然牛牛极不情愿,但他知道,这是多年来的必修课,无法改变。经过1个小时车程回到农村,牛牛皱起了眉头,在亲戚家吃过午饭,父母要帮亲戚做点事,就叫牛牛自己去玩。

睡了会午觉,牛牛被鸡鸣犬吠吵醒,他来到村口大树下,望着鸡鸭牛狗,意兴阑珊。随后,他找到父母,提出要回城,但被父母果断拒绝。无可奈何的牛牛,只能在村里闲逛。当天下午4时许,他离开父母视线,决定徒步回遂宁城区,并且说走就走。

当晚9时许,距遂宁城区4公里左右的永兴镇元宝村处发生1起交通事故,当地派出所民警唐振洪和辅警林军在现场处理。现场群众不多,除了帮忙报案的好心人,还有1个喜欢问问题的小孩,唐振洪忙着处理事故,不时招呼孩子注意安全。

晚上10时许,事故处理完毕,唐振洪和林军发现小孩仍未离开,仔细1问,才知道孩子叫牛牛,家住遂宁南门,因不想待在乡下,便背着父母步行回城。而在另1边,乔先生夫妇以及亲友早已找遍了村里,但始终没发现儿子牛牛的身影。

唐振洪带着牛牛回到派出所,询问其父母电话,但牛牛表示记不住。唐振洪于是联系河沙镇派出所协助查找,河沙派出所通过村干部找到乔先生,此时他和家人正在焦急寻找牛牛……次日凌晨1时许,乔先生从派出所将儿子牛牛接走。6月19日,乔先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后来问牛牛为何要独自悄悄离开,牛牛表示乡下蚊子多,没有好朋友,而且乡下还没有手机、WiFi等,他想回城里打“王者荣耀”。

为何要回城?

“不喜欢看鸡鸭庄稼, 没有好伙伴和手机,不好耍”

每次跟随父母回老家,牛牛总是心不甘情不愿。在他看来,乡下没有好朋友1起玩耍、没有手机和WiFi,无法打游戏、到了晚上天太黑,只能待在家中看电视、听狗叫……

牛牛是1个典型的“城2代”。乔先生夫妇出生在农村,经多年打拼,2002年在遂宁城区买了房,3年后牛牛出生。牛牛从小在遂宁城区长大,对于乡下老家,他并没有“家”的概念。他1直说“家在遂宁”,每次跟随父母回老家,他总是心不甘情不愿。在他看来,乡下没有好朋友、没有手机和WiFi,无法打游戏,晚上天太黑,只能待在家中看电视、听狗叫。

牛牛口中的老家,在距离河沙镇场镇10余公里的某村,父母的老房还在,家中还有叔叔等亲戚。“没有耍的,真的不好耍!”在和成都商报记者聊天时,牛牛直言他不愿意回乡下的理由,每次回到河沙镇老家,他常常独自坐在家中,默默盯着外面的家禽和庄稼,很少和小朋友1起玩耍。

6月6日下午,牛牛认识了两个比他小的孩子,1起玩耍时,牛牛发现两个小伙伴居然去和稀泥,这让他难以接受,因为要弄脏手和衣服。他甚至都不愿到地里去,害怕泥土弄脏了鞋。“我和好朋友1起玩耍时,都是拿玩具1起耍,有遥控飞机、汽车、积木。”牛牛说,乡下小伙伴也会带他去玩水、爬树,但他都不喜欢。他想玩的,还是自己的玩具和游乐场。

在牛牛所住的城市小区楼下,有好几家网吧。小时候,牛牛常到网吧去看其他人玩,慢慢也爱上了上网打游戏。小学45年级时,牛牛开始玩爸妈用过的旧手机,家中也买了电脑,安装了WiFi,牛牛也接触到了“王者荣耀”游戏,经常和好朋友1起玩耍。“如果乡下有手机、有WiFi,我也可以在乡下耍,但爸妈不会给我耍手机。”牛牛直言不讳。而事发当天下午,父母忙着做事,他又没有好伙伴、没有手机,1个人真不知道做什么,所以就想着回城里拿手机打游戏。

事发当天,唐振洪曾问牛牛为何要偷偷回城?牛牛说,乡下不好耍,而且蚊子太多了,他的脚上已经被咬了几个包。

牛牛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现在每次回去,他都有个要求,就是不在乡下过夜,而这次父母准备住1晚,也是他要回城里的主要原因。

而不在乡下过夜,牛牛有自己的想法,他怕乡下的蚊虫叮咬,每次回去,皮肤上都要留下几个蚊虫叮咬的“红饼子”。

“到了晚上,整个村基本都是黑的,大人们就坐在院子里聊天,我也只能坐在旁边陪着,要么就去看电视,睡觉时还时不时听到狗叫。”牛牛说,在城里,他可以和好朋友到家附近的涪江边散步、嬉闹,直到该睡觉时才回家,“然后洗个热水澡,舒舒服服睡觉,但在乡下,洗澡还要用盆冲,很不舒服。”

为何要回乡?

“1年至少带娃回乡3次, 人不能忘了本”

人不应该忘记自然。因此,每年清明、暑假、春节,他都要带家人回乡下,不仅为了增强与亲人间的关系,也为了让孩子多接触自然,见识1下庄稼以及家禽。

牛牛的父亲乔先生,今年42岁,早在15年前,他就在遂宁奋斗,到现在已在城区买房。不过,在乔先生看来,人是自然之子,自然哺育了我们,赋予了我们知识、财富,就不应该忘记自然。因此,每年清明、暑假、春节,他都要带着家人回乡下,不仅为了增强与亲人间的关系,也为了让孩子多接触自然,见识1下庄稼以及家禽。

“小时候牛牛虽然也不想回去,但哄1下就行了,告诉他可以去地里看爷爷奶奶种的菜,还可以去追鸡鸭,他就会同意。” 乔先生说。

那时,每次回河沙镇老家,乔先生都会带牛牛到地里走1走,指着地里的菜1样1样问“这是什么菜”,牛牛会很快结合图画本上的画认出来,回到城里还会跟好朋友摆1摆自己的见闻。

乔先生老家村里,有堰塘和小河沟,他还会带着牛牛去抓鱼、摸螺蛳。他回忆,那时带牛牛回乡下,想让他看看鸡鸭如何自由地走来走去,下午恰好看到几只鸡闯进菜园啄食青菜。“当时儿子很困惑,问我书上说鸡不是吃虫子的么?那时的他还不知道鸡还会吃菜吃米吃稻谷。” 乔先生说,“我告诉他鸭子很乖,早上放出去,下水游玩或觅食,晚上会自己上岸回它们住的小屋,他都觉得难以置信。”

“现在他长大了,就不再想回乡下了,似乎失去了对自然的好奇和喜欢。他甚至觉得乡下很脏,不再愿意去地里,也不愿意下水了。” 乔先生说。

乔先生还有1个7岁的小儿子,每次回乡,他会带着两个儿子,小儿子还对自然保持着好奇和喜欢,在地里不停问这问那。而牛牛却站在小路上,看着父母和弟弟在地里摘菜。乔先生带儿子们下水抓鱼时,牛牛似乎怕掉下水,也不敢靠近水,只是在近处观望。

“对我而言,小时候在门前河里游泳,摸鱼虾,摸螺蛳,都是生活的1部分,但现在河还在,却很少有人下水嬉戏,村里的孩子也城市化了,似乎都待在家里,不是做作业就是看电视。”乔先生说。

事发当天下午,当牛牛睡完午觉起床,要求回城里被拒绝后,乔先生原本想带牛牛4处走走,但儿子却足不出户。现在,乔先生不仅担心牛牛失去对大自然的好奇和喜欢,也担心小儿子长大后,同样对大自然敬而远之……成都商报记者汤小均(文中人物系化名)

回乡教育

围城咋破?

1方面,从农村出来的父母带孩子常回乡下,希望“不要忘了本”;另1方面,12岁的孩子为了不在乡下住宿徒步20公里也要回城。这场父子间回乡教育的矛盾,又该如何来化解呢?

传播学教授张小元

不能强加孩子苦难教育

应按现有起点进行教育

张小元分析,从表面上看,父母想让孩子感受农村,接触自然,但内心的真实目的是“忆苦思甜”教育,也就是“苦难教育”,以此告诉孩子珍惜来之不易的生活。但孩子不愿在农村待,也很正常。每个人都向往幸福的生活,追求丰富的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牛牛1直生活在城市,习惯了城市的吃、玩,以及身边的朋友,回到农村,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都发生变化,出现不习惯甚至反抗也是正常的。

“孩子的反抗是好的现象,苦难教育其实有点偏激,费力不讨好。”张小元表示,家长应该考虑孩子的感受,弄清目前的起点,就按现有起点进行教育,不能强加给孩子(苦难教育)。

儿童工作专家杨海宇

时代变了 成长环境也不同

父母应多尊重孩子的想法

杨海宇表示,父母希望孩子回到农村了解更多知识,忆苦思甜,出发点是很好的,对孩子的成长也有帮助。但孩子生活的时代,跟以前父母生活的时代已有很大差别,成长环境已完全不1样。父母应该想1下,不是自己曾经的环境才是最好的,现在城里1样有很多有意思的活动。而对孩子来说,12岁的孩子已有独立的思想,也希望得到尊重,他能徒步20公里,说明他对1些由父母做主的决定是有看法的。杨海宇建议,父母应持1个开放的态度,和孩子多商量、沟通,尊重孩子的想法,建立1个民主、平等的关系。孩子的成长,是1个双向互动过程,父母是与孩子1起成长的。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

锻炼孩子应做设计规划

不能只是放在乡下就行了

熊丙奇表示,家长出发点没问题,要让孩子了解农村得到锻炼,但方式过于简单,不是把孩子放在乡下就能解决的。1.家长不能心血来潮偶尔为之,要给孩子的乡下生活进行设计与规划,否则孩子会不适应。2.培养孩子吃苦精神,不是专门设置1个环境,在城里照样可以培养,比如自己的事自己做,不养尊处优。在城里养尊处优,到乡下搞吃苦教育,起不到什么效果。3.不能用忆苦思甜的方式,让孩子去体验生活,孩子们不会吃这1套,比如让孩子睡没空调的房间,没有必要。4、父母平时要重视对孩子的生活教育,目前这1教育比较缺失,无法通过恶补的方式就补上来。

中国红基会万只“赈济家庭箱”援助南方洪涝灾区

中国红基会驰援广西2000只赈济家庭箱,以保障灾后居民应急生活需要。(摄影:付春来)

中国日报7月7日电(记者 王晓东)7月4日以来,我国广西壮族自治区遭受了严重暴雨洪涝灾害,桂林、柳州、贺州等13市64个县(市、区)164.4万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超过46亿元。记者6日从中国红10字基金会(以下简称“中国红基会”)了解到,7月5日,中国红基会紧急启动“天使之旅——广西行动”,驰援广西2000只赈济家庭箱,以保障灾后居民应急生活需要。

针对6月下旬以来,我国南方多地因持续暴雨造成的严重洪涝灾害,中国红基会已紧急启动灾害应急响应行动,开展“天使之旅”系列抗洪行动。截止目前,中国红基会已派出6 支工作组,分别前往江西、湖南、贵州、广西等受灾严重地区开展灾情调研,共组织 10000只赈济家庭箱支援多省持续洪涝灾害的赈济工作。6月25日至今,援助江西灾区的2000 只赈济家庭箱已在江西婺源、修水、景德镇等地发放完毕;2000 只赈济家庭箱分别在湖南怀化、常德、岳阳、娄底、益阳5个受灾严重地区发放,追加援助湖南的2000只赈济家庭箱正在紧急筹备中;2000 只赈济家庭箱已在贵州铜仁、清镇、雷山等地相继发放,协助受灾群众度过灾后应急阶段;2000只赈济家庭箱正在广西当地紧张筹备配送中,相关工作持续推进中。

据悉,援助洪涝灾区的“赈济家庭箱”中配有棉被、毛巾、蚊香、食用油、大米等14种生活用品,可支持受灾家庭灾后1周的应急生活。

“灾后救助工作以适用和急需为人道救助第1考虑因素。”贵州省红10字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尹秋莲认为,“贵州遭遇水灾地区陆续进入灾后恢复阶段,帮助受灾家庭恢复正常生活是当务之急。”

中国红10字基金会救灾赈济项目中心主任杨苏介绍说,“中国红10字基金会将持续密切关注南方灾情,积极整合吸纳社会资源,发挥红10字的人道资源动员优势,为南方洪涝灾区募集‘赈济家庭箱'社会资源,帮助更多受灾民众挺过难关。”

开展救灾行动的同时,中国红基会向长期公益合作伙伴以及全社会发出呼吁,募集“赈济家庭箱”及其他救援物资,用于暴雨灾害后续救援救助行动。此前,中国红基会已联合轻松筹平台、蚂蚁金服公益平台、腾讯公益等开展赈济家庭箱资源募集,用于暴雨洪涝灾害后续救援救助行动。

中国红基会“赈济家庭箱”诞生于 2012 年云南彝良地震救援,秉持“1箱救灾物资,1户受灾家庭,1周应急生活”的理念,遵循《国际红10字和红新月运动及从事救灾行动的行为原则》和环球计划标准,覆盖“食品营养供应”、“保暖安置”、“清洁卫生”、“妇幼关怀”、“生活必备”、“整理收纳”等功能,可支持受灾家庭灾后1周的应急生活。通过标准化的物资采购和完整的发放体系为灾区民众提供专业的援助服务。迄今为止,“赈济家庭箱”已执行过西南旱灾、东北水灾、鲁甸地震、尼泊尔地震救援等10余次救援任务,累计发放90229 只“赈济家庭箱”,价值 2500 余万元人民币,覆盖 40 余万受灾民众。

(编辑:孙若男 张岩)

直接联系{电话╆微.信}【150-6136-3144】★【Q:6185-4553】【不.限.地.区.全.国.顺.丰】【质.优.快.速】【信.誉.保.证】热诚为你服务。,农林牧渔行业:中国白羽肉鸡产业发展大会召开

上一条

  • 洪都航空:L15是公司发展的最大看点:2017-9-23 8:37:14
  • 下一条

  • 河北宣工:工程机械 救灾主力军:2017-9-23 8:37:14
  • 文章来源:上栗县办出生证明